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English | 中国科学院
首 页 概 况 机构设置 研究队伍 研究中心 国际交流 院地合作 研究生培养 创新文化 相关研究所
 

 
新闻动态
现在位置:首页>新闻动态>综合新闻
23年前灭门惨案凶手漂白成作家,警方靠一颗烟蒂找出真凶
发表日期: 2018-12-03
打印本页 字号: 关闭

原题目:23年前灭门惨案凶手漂白成作家,警方靠一颗烟蒂找出真凶

王春 刘云/法制网

克日,在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们法院三号法庭,随着法槌声响起,一起发生在23年前的灭门惨案公然宣判,被告人汪某明、刘某彪一审均被判正法刑,剥夺政治权力终身,并处没收小我私家所有产业。

1995年,两名犯罪嫌疑人为抢夺钱财,在湖州织里镇一旅馆先后杀戮4人,包罗一家3口和1名游客,社会回声庞大。在潜逃多年后,其中一名嫌疑人漂白身份,成为着名作家,另一名嫌疑人已成为企业主。

作为湖州史上最大一起未破命案,湖州警方经由22年锲而不舍的起劲,最终乐成侦破此案,两名嫌疑人落网。现今,两被告被判死刑。

杀人犯漂白成着名作家

1995年11月29日破晓,织里镇晟舍村响亮的警报声划破了冬夜的清静。当地一家旅馆发生命案,民警赶到现场后发现,旅馆老板闵某生、老板娘钱某英、老板孙子闵某及游客于某峰4人被杀戮。

经法医判定,4名被害人均被钝器击打头部致死,作案手段十分残忍。案件被定性为抢夺杀人案。

云云残忍命案,到底何人所为?案件水落石出,嫌疑人是刘某彪与汪某明。凭据审查机关起诉,刘某彪,出生于1964年,归案前为某校刊编辑;汪某明出生于1953年,小学文化,归案前是上海某公司职员,两人是安徽南陵老乡。

据刘某彪交接,他与汪某明住得很近,1995年秋收的时间,他在汪的家中写作,唉声叹气的。汪问怎么了,他说女儿眼睛手术失败了,需要钱,自己去打工又被人偷了,“其时就想搞点钱,说要是能搞上一两万块钱,就能解决问题了”。

曾经在湖州织里镇打过工的汪某明说,织里镇的人钱比力多去搞点来,这是两人第一次探讨要去抢夺。刘某彪的供述,似乎像他写的小说一样情节富厚离奇。厥后,他找到老表帮助,让铁匠打了一把匕首,还用充电器做了一个假炸弹。不外,他说自己胆子小,并没有带上这枚炸弹去织里镇。

1995年11月28日,汪、刘两人来到织里镇,入住位于晟舍新街的闵记饭馆,伺机寻找作案工具,并又购置了一把榔头和一卷尼龙绳。

很快,与他们同住一个房间的山东人于某峰成为目的。11月30日破晓,趁于某峰熟睡之际,两人用榔头猛击于某峰头面部数下致其殒命,劫得20余元。

因所劫钱财较少,两人又以退房结账为由,将旅馆的闵老板骗至房内,对其绑手、塞嘴,威逼钱财。劫得金戒指一枚后,汪某明用榔头猛击闵某生。

为进一步劫财,他们又以同样方式将旅馆老板娘钱某英、闵老板匹俦年仅12岁的孙子杀戮。随即,两人在房内放肆翻找财物并搜得100余元。经法医判定,4名受害人均被钝器击打头部致死。

两人作案后从旅馆一楼后门逃离,自此“人世蒸发”。

今后几年间,刘某彪摇身一酿成了着名作家。农民身世,只有初中文化的他,依附自己的中短篇小说集《一部影戏》获奖,2013年7月加入了中国作协。2014年11月,他创作的25万字历史演义小说《行者武松》出书,并改编成50集电视剧剧本。

写给妻子的书信成罪证

为了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真凶,22年来,湖州市公安局历经5任局长,从未制止对此案的侦查。

2017年,湖州警方抽调刑侦手艺职员和专家组成专案组,并下设主要线索查证组、物证搜集磨练组、大数据后台支援组、重点地域观察组等,对这起命案再次提倡强攻。值得庆幸的是,警方在案发现场提取的痕迹物证,多年来都生存完好,成为22年后破案的要害。

DNA生物判定手艺的生长,给此案的侦破带来契机。2017年,通过对昔时案发现场物证的判定以及大量的摸排,警方将嫌疑目的锁定为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的刘氏族人。

“你想要我当逃犯?”“村里人都知道了?派出所是来找我的?”这是作家刘某彪2016年揭晓的一篇题为《豆腐》的中篇小说中,主人公杨景丽的台词。文章揭晓后的第二年,刘某彪就接到了配合公安机关举行DNA采样的通知。

办案民警陈红跃先容,2017年8月8日,他化妆成科研职员,以观察刘氏家族迁徙及当地卫生状态的名义,到刘某彪家中找其抽取血样。两天后磨练效果出来,刘某彪的DNA与案发现场烟蒂上的残留唾液吻合。民警连夜赶至刘家,将其抓获。现场视频显示,其时穿着条纹T恤和肥大短裤的刘某彪,驯服地让民警戴上手铐。他没有反抗,而是说:“我等你们到现在。”

事实上,在接到通知后,刘某彪第一时间联系了失联已久的汪某明,并在DNA采样的当晚,写了一封书信给他妻子,交接了自己20多年前犯下的命案,说自己受了20多年的精神折磨,终于解脱了,请家人不要想不开,接受这个事实。

这封书信也作为证据,在法庭上出示。

法院讯断两被告死刑

庭审中,控辩双方围绕两被告人在配合犯罪中的职位、作用、量刑等问题,睁开辩说。

公诉机关以为,被告人汪某明、刘某彪抢夺杀人的事实有在案证据予以证实,足以认定,应当以抢夺罪对两被告人治罪处罚,并依法判正法刑。

被告人汪某明的辩护人以为,本案系凌驾追诉时效后经由最高检批准举行追诉,且案发后被告人汪某明一直奉公遵法,并未再犯罪,请求从轻处罚。被告人刘某彪的辩护人以为,刘某彪在配合犯罪中的职位、作用次于汪某明,请求从轻处罚。

法院审理以为,被告人汪某明、刘某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就地使用暴力劫取他人财物,致4人殒命,其行为均已组成抢夺罪。公诉机关指控罪名建立,依法应予惩处。虽然被告人汪某明、刘某彪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,但两被告人的犯罪情节特殊恶劣,犯罪结果特殊严重,社会危害极大,且刘某彪后又对部门犯罪事实翻供,依法不足以从轻处罚。

因此,湖州中院讯断:被告人汪某明犯抢夺罪,判正法刑,剥夺政治权力终身,并处没收小我私家所有产业;被告人刘某彪犯抢夺罪,判正法刑,剥夺政治权力终身,并处没收小我私家所有产业。同时,湖州中院判令被告人汪某明、刘某彪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。

本期编辑 郦晓君

责任编辑:

   评 论
版权所有:中国科学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
地址:中国.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西路1号院5号 邮编:100101
© 吉ICP备144968号-2